楚天金報訊 圖為:“雙十一”後,快遞員每天要處理海量的包裹 (記者劉蔚丹攝)
  本報記者鄧偉
  每年“雙十一”後,城市的馬路上,四處可見滿載著包裹,疾速穿梭的快遞員。在江城,每天有15000名快遞員奔波在路上,他們起早貪黑,甚至廢寢忘食。
  當一件件包裹通過他們送到你手中時,你是否知道這背後蘊藏著多少艱辛?
  連日來,楚天金報記者走訪了圓通、申通、中通、韻達等幾家業務量較大的快遞公司,貼身體驗快遞員們的“雙十一”生活。
  一天送出100多個包裹
  睡眠時間只有5個小時
  17日凌晨6點,天還沒亮,室外溫度只有5℃。
  在武昌徐家棚團結路,32歲的快遞員李軍騎著電動車,往街道口分撥中心趕。“睡得比狗晚,起得比雞早。”李軍用這句話來形容自己最近在“雙十一”期間的生活狀態。頭天晚上,他忙到12點多才睡,早上5點半便又起床。
  沿路的早點攤已經亮燈,鍋里冒著熱氣,各種早點的香味已經飄到了馬路上。雖然頭天晚上僅以一塊麵包果腹,但他這會兒並沒有心情去過早。他心裡惦記的是,躺在分撥中心的100多件包裹,已經在等著他去派送。
  半小時後,李軍走進了分撥中心的倉庫。堆積如山的包裹,讓人眼花繚亂。他沒多作停留,便拿起派件表,徑直鑽進包裹之中,逐一挑選屬於自己片區的貨物,爭分奪秒。
  “必須在一個小時內整理完,8點鐘之前出門送貨,否則要被扣錢。”李軍告訴記者,在快遞這個微利行業,各家公司競爭都很激烈。所以,快遞公司對於時效有嚴格的懲罰制度。送件晚了會被罰款,取件晚了也會被罰款,被客戶投訴同樣要被罰款。李軍雖然已經是個幹了5年多的“熟手”,但也常因為忙中出錯被罰。越是“雙十一”這種忙的時候,出錯的幾率越高,高出平常兩倍的派送量讓人實在吃不消。
  將自己所負責片區的包裹都清理出來後,接下來才是最麻煩的。他還要為這100多個包裹規劃送貨路線,並按批次分類,再逐一聯繫收件人,預約好交貨時間。派送快件看似簡單,其實程序非常繁瑣。像“雙十一”這樣的時候,弄得人身心俱疲。
  “一到‘雙十一’,我心裡每天都在打‘退堂鼓’。”8點差5分鐘,李軍嘆了口氣,將首批11件包裹綁在電動車上,加速趕往水果湖的張家灣小區。
  每天爬8000級樓梯
  祈禱收件人答應下樓取件
  “不好意思,請下樓來拿下快遞吧,我實在是爬不動樓梯了。”
  17日晚7點,華中科技大學教工宿舍樓下,快遞員熊輝宇打電話給住在6樓的收件人,有些哀求的語氣。雖然,對於快遞公司“送貨上門”的規定來說,他不該對客戶提出這種要求,但熊輝宇說,爬了一天的樓,他的雙腿已經開始發軟了。他祈禱著,收件人能爽快地答應,否則,他只能硬撐著把快遞送上樓,別無選擇。在得到收件人的應允後,他長舒了一口氣。
  在光谷片區的快遞員中,熊輝宇應該是最辛苦的了。他負責的校園內,不少都是年代久遠的老建築,沒有電梯,爬樓對他來說是最大的考驗。“雙十一”以來,他平均每天派送近200件包裹,其中有一半都需要爬樓。他算了一下,以每次爬樓平均3層計算,每次一上一下,就是80個臺階。如此一來,他在“雙十一”期間,每天要爬將近8000級臺階。這個臺階數相當於,從武當山腳下一直爬到金頂。
  晚8時半,熊輝宇終於送完了自己片區內的最後一個包裹,但這並不意味著他能下班休息了。“雙十一”期間,他們的下班時間被延長到了晚上10點。他自己片區的包裹送完後,還得去給還沒忙完的同事當“援兵”。
  “對我們來說,不到下班時間,包裹是永遠送不完的。”熊輝宇告訴記者,其實,快遞員們都不希望同事來當“援兵”,分享本該屬於自己的業務量,因為這將直接拉低當月績效和薪酬。
  所以,在這種收入考核模式下,快遞員們送起快遞來都是分秒必爭,即使依照公司安排的作息時間,每天中午以後有4個小時的休息時間,但幾乎沒有人會停下來休息。很多人,午飯是在送快遞的途中草草解決,忙起來,乾脆連午餐也都省了。“雙十一”期間,不算上下班時在路上的時間,他們一般會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10點,持續工作時間超過12個小時。而根據武漢市郵政管理局的預測,今年的“雙十一”高峰,將比往年晚3天回落,會持續到22日。
  奔波一天只吃一餐飯
  10個快遞員9個患胃病
  夜已深,時針划過11點。在武昌廣八路上,七八名身穿快遞制服的男子,快步走進了一家面館。
  狼吞虎咽地吃了一碗牛肉麵後,快遞員張雄的胃又開始疼了。他只是皺了皺眉頭,從包里拿出了胃藥,就著剩餘的一點面湯服了下去。
  這餐飯,是這些快遞員在18日這一天里,吃的唯一一餐飯。張雄告訴記者,幹了快遞員這個行業,就註定會沒有口福。特別是遇到了“雙十一”,基本上所有的快遞員白天都會忙得沒時間吃飯。因此,如影相隨的胃病在這段時間里也更加肆虐。連續幾天來,他每天吃藥的次數,比吃飯的次數要多。
  在武漢,幾乎所有的快遞公司都明白,超負荷的工作強度和不規律的生活習慣,對快遞員的身體是一種摧殘。因此,很多快遞公司都為員工配備了體檢卡,作為一種“福利”。張雄所在的廣埠屯分撥中心,共有106名快遞員,“雙十一”之前,快遞員們集體去做過一次體檢,結果是,被查出有胃病的超過90人。入職在兩年以上的快遞員,幾乎無一幸免。也就是說,每10個快遞員中,就有9個患有胃病。
  記者從武漢市快遞行業協會瞭解到,除了胃病以外,因勞動負荷較大,困擾快遞員們的常見的病痛,還有腰肌勞損等。快遞員不僅負責送貨,還負責收件。每天送完包裹後,他們都要將自己從客戶手中收來、要發往外地的包裹裝車。
  在廣埠屯分撥中心,記者親眼看見,身材消瘦的快遞員劉濤在10分鐘內,將50餘個重約40斤的包裹一個個舉過頭頂,碼放進集裝箱卡車的貨櫃。每次彎腰,都能聽到他發出粗重的喘息聲。
  月薪過萬隻是個傳說
  11月收入八千為一年最高
  早在“雙十一”之前,快遞公司曾大量招兵買馬,以應對爆發性增長的包裹。當時,“月薪輕鬆過萬”成了廣為流傳的噱頭。然而,連日來的採訪中,多名老資格快遞員告訴記者,月薪過萬在北、上、廣和江浙一帶或許可能,在武漢只是個“傳說”。
  從業已有5年多的快遞員姚鑫告訴記者,快遞員的收入包括兩個部分,一個是送貨,一個是收貨。按照武漢目前的標準,每派送一個包裹,快遞員可以得到1元錢提成,每收取一個包裹發往外地,則可以得到3元錢左右的提成。然而,武漢的電商相比其他城市尚不發達,外地送來的包裹多,發往外地的包裹少。這也就直接影響到快遞員工作的“含金量”。
  由於“雙十一”的原因,11月是快遞員每年收入最高的月份。姚鑫算了一筆賬,今年11月,武漢市的每個快遞員的平均收件派件的總量約為4000件。這意味著,即使是在11月這個收入最高的月份,快遞員的收入若想過萬,收件和派件的比例需要達到3:1。然而,根據武漢市郵政管理局的統計,今年“雙十一”以來,截至11月17日,武漢市快遞行業的收件量為1024.1萬件,派件量為924.7萬件。二者的比例約為1:1。因此,月薪過萬對於武漢的快遞員來說,幾乎不可能。即使有,也是極少數掌握著大量收件資源的“特殊人才”。
  “擁有這種業務能力的快遞員,一般都不再去路上送快遞了。”姚鑫告訴記者,他為此奮鬥了5年,但仍然沒能成為這種精英。不過,這5年來,武漢的電商正在逐步壯大,收件比重正在加大。今年11月,他預計自己能拿到8000元錢,比去年高出近千元。據他介紹,平時一般快遞員平均月收入也就5000元上下。
  來自郵政部門的統計印證了姚鑫的說法,在今年的“雙十一”,武漢快遞行業的收件量同比增漲44%,增速已高出派件量4個百分點。
  (原標題:圖文:武漢“快遞哥”生存現狀起底)
創作者介紹

劇場

le41lehdm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